新龙资讯新闻网

加入TPP 台湾需要的是决心与信心

收藏:155

加入TPP 台湾需要的是决心与信心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最高品质的FTA」,接受它或放弃它 TPP对台湾最重要意义不在关税自由化,而在它是内部改革力量。加入后将会面对较高的劳动、环境与智财权等标準要求,势必垫高出口成本。不过,台湾加入不在追求出口扩张,而是更量少质精、能带动薪资提高的出口,这是建构内需必备条件。 邱俊荣



一如预期,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首轮协商谈判顺利完成。这也逼使台湾必须严肃面对加入此一号称新世纪最高水準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各项课题,再无迴避空间。
相对于两岸经贸发展依存的疑虑与争议日增,加入美国主导的TPP,至少是朝野两党罕见的共识。虽然如此,TPP本身更加自由化、全球化,与美国经济更紧密结合的本质,当然也不免引发若干层面的疑虑,其中尤以「境内(behind the border)的自由化」所引发的主权让渡疑虑为最甚。

美国贸易谈判要求皆摊在枱面上

台湾过去对于加入TPP,多仅止于彰显对进一步接轨国际与贸易自由化的信念。此刻当台湾力求加入TPP之际,必须进一步探究TPP的相关内容与规範。因为TPP做为一个FTA,本质上当然有其利弊两面的影响,更何况TPP宣称是最高品质的FTA,对于鲜少经历重要FTA冲击的台湾而言,更需严肃以对。
以台湾的经济现况而言,纵或对加入TPP有若干疑虑,我们还是应正面以待。至少当前应积极蒐集TPP第一轮协商谈判的结果,以做为往后因应依据。
对美国而言,贸易谈判的要求都会完全摊在枱面上。面对第一轮谈判结果,台湾其实已经够省事:接受它或是放弃它;亦即,台湾是否加入TPP谈判,取决于有没有信心与决心接受第一轮谈判结果,而所谓中国干扰等变数实无关闳旨。

提高贸易对手成本,美稳赢不输

TPP各会员国需要降低关税,这让美国过去常用的反倾销税或反补贴税等政策无用武之地。不过,美国还是可以用「竞争中立」的「公平竞争」两个原则来代替,因此TPP对美国而言还是稳赢不输的安排,美国还是採取最多保护主义的国家之一,这个「新世纪自由贸易协定」其实也包含了美国要提高贸易对手成本的各种机制。
例如,在TPP历次谈判中,劳工与环境两项补充协定的争议性颇大,这正是由于TPP要求各会员国的国内相关法律规定,不能有不符合国际劳工组织(ILO)与国际环境组织相关规範之政策,以免造成贸易上的不公平竞争,若有会员国不接受,就将视同退出TPP。
面对TPP此一新世纪的FTA,我们更关心的是,如何因应它的各项「公平竞争」或「竞争中立」规範对国内经济的冲击。

给予台湾缺乏的催化进步动力

TPP对台湾最重要的意义不在关税自由化,而在于它是台湾内部改革的力量。关税自由化虽不能说完全没效果,但对台湾而言,未必需要FTA,因为它某种程度也是降低成本的思维,有时反而会阻碍台湾产业结构调整与出口转型。
对于加入TPP,各智库已对利弊进行了许多数据上的评估,但这些评估多是在给订既有产业结构的假设下进行,而我们期待的更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因此这些评估仅供参考。
过去,台湾总是用尽各种方法,包括牺牲薪资成长与环境保护来促进出口,但也因此造成薪资水準被严重压低,环保议题也不能严肃讨论。在现行架构下,台湾想要靠内部力量来达到调高薪资、改善环境的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在TPP的专章中,要求成员国要达国际劳工组织标準、国际环保标準。对台湾而言,甚至食品安全都会要求更国际、更高标準,这是催化台湾进步非常重要的力量,也是台湾内部找不到的动力。
当然,这些「境内自由化」的要求,常被视为美国对各国内政的干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若不适当引入外在良善力量,陈腐力量就会一直制订着台湾内部的游戏规则,包括劳动条件与环保总被牺牲等。

助台湾摆脱低成本迷思

美国固然藉TPP提高各国竞争成本,这却都是台湾必须要做的事,也是台湾出口结构优化的力量。台湾当前面对最大的问题是,有太多生产依赖低成本完成,使得台湾出口长期陷在低成本迷思而无法转型升级,更带来低薪与环境破坏。加入TPP,台湾将不能再以血汗、低成本的模式来维繫出口,对出口健全、产业结构转型有长期性的助益。
至于反对TPP的原因,除了传统全球化与自由化的疑虑,更涉及对境内自由化造成主权让渡的担忧,包括投资争端解决机制(ISDS)、食品安全、药品专利等问题。
对台湾而言,这些问题似乎毋需过虑。在第一轮十二个谈判成员国中,较台湾先进与落后的国家皆有,台湾可能遇到的困难这些国家也多存在。落差这么大的国家都可以谈成协定,对台湾而言不会有太不能接受的事发生。
以ISDS为例,规定跨国投资厂商为保障权利可对投资地主国政府提起诉讼,这看似对地主国主权的挑战,实为美国过去在中国投资吃了大亏的结果,因此,这是美国对中国这种国家的防範。面对TPP,纵有个别问题存在,但若宏观上有所助益,剩下的只是下定决心接受的问题。
其他反对TPP的原因,还有担心台湾会更依附在以美国为主的资本主义经济强权下而无法逃脱。事实上,这种依附由来已久、早难逃脱。马政府曾试图藉由发展对中国的经贸关係来加以平衡,结果更陷入另一惨境。由此观之,加入TPP,反而是缓和当前红色供应链威胁的解方。

不想过度依赖,唯有强化内需

要解决对国际经贸的过度依赖,唯有发展足够强的内需产业与市场,让人民幸福至少可藉由内需即可得到满足。而加入TPP不但对此无妨,反而有所助益。我们希望加入TPP的目的不在于追求出口的扩张,而在于追求出口结构的调整优化,追求更量少而质精,能带动薪资提高的出口,而这正是建构内需所必备的条件。
此外,参与谈判与决策的黑箱问题,是另一个对加入TPP的疑虑。这是技术性问题。明年在反黑箱服贸最新民意下组成的新政府,势必将努力执行经贸谈判透明化。
就政府而言,应儘速盘点与修整不符合TPP高标準自由化之法规与制度,做好接轨经贸自由化的开放配套措施,这也是当今政府还没能做好而饱受诟病之处。

自经区不是TPP要的配套

目前,台湾为了加入TPP所进行的法规调整,仅有藉由自由经济示範区来进行,但对TPP要求的边境内制度安排,反而着墨甚少,甚至背道而驰。目前看来,自经区对于必要的劳工、环保、竞争政策等项目,是着力最少的部分,有待破釜沉舟的努力。
台湾加入TPP将会面对较高的劳动、环境与智财权等标準要求,这势必垫高台湾产品出口成本,冲击台湾出口到TPP会员国市场的空间。因此,产业除了应儘速与政府贸易、劳工、环保、汇率等相关部会共同寻求整体解决方案外,也必须捨弃「成本至上」的观念,儘快以创新转型来因应。
若没有适当的政策配套,想要得利于TPP,只会是华而不实的梦想。而这个配套绝非马政府大力推销的自由经济示範区。(本文作者为中央大学经济系教授)

↓如果您喜欢《新新闻》的文章,请给新新闻粉丝页一个讚,持续追蹤,感谢您的鼓励: